来自 心境 2018-11-26 01:10 的文章

自然知道鲍鱼的好

  新华社记者史竞男、白瀛

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认为,农村阅读推广和普及,不仅关系着农民自身文化素养的提高,也关系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美丽乡村的“成色”。要通过政府引导和社会力量参与,让更多优质阅读资源涌向农村,激活农村阅读需求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的调研显示,在贵州、四川、山西、河南、云南等地乡村学校,超过71%的受访者表示家庭藏书低于10本,接近20%的孩子家里一本藏书都没有。

  面对增长缓慢的人均阅读量,徐升国认为,培养国民阅读习惯不是朝夕之功,而是要长期努力,持久推动,让阅读活动蔚然成风,带动人们的阅读热情,从而提升全社会阅读水平和文化素养。

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15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66本,较2016年的4.65本略有增长;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.12本,略低于2016年的3.21本。

  据了解,我国开展的“百社千校”阅读活动,累计捐赠图书1000多万册,价值2亿多元,惠及1万多所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小学校;全国已建成农家书屋58.7万家,推动11亿册图书进农村,为6亿多农民解决了看书难问题。

  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何成梁指出,人类的阅读需求是多方面的,阅读的深浅要视人们阅读的需求而定。

  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认为,尽管深阅读者和浅阅读者各得其乐,但是读什么和怎么读还是有层次高低之分。“全民阅读,特别是深阅读,是国民素质提高的正途,怎么提倡都不为过。”

  第15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,2017年,我国数字化阅读方式如网络在线阅读、手机阅读、电子阅读器阅读、Pad阅读等接触率为73.0%,皇冠直营网,较2016年的68.2%上升了4.8个百分点;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7分钟。

  这次调查还发现,我国成年国民网上活动行为中,深度图书阅读行为占比偏低,仅有21.7%的网民将“阅读网络书籍、报刊”作为主要网上活动,远低于“网上聊天/交友”和“看视频”“听歌”等。

  城乡差异巨大:动员社会力量填补阅读鸿沟

  从少到多:提升全民阅读量要“久久为功”

  “综合比较美国、日本、韩国和西欧发达国家的阅读数据,中国人均阅读量仍有差距,这与我国人口众多、全民阅读基础低等因素有关。”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表示,推动全民阅读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厚植土壤。

  21日,在河南漯河,“书香中国万里行”活动拉开序幕,随后将在全国各地开展。活动期间,将举办“红沙发”论坛、专题讲座、经典诵读等一系列活动,让广大读者共品书香,享阅读之乐。据了解,“书香中国”系列活动每年吸引8亿多人次参与,全国有400多个城市常设读书节、读书月。

  很多人都把浅阅读归咎于数字技术的发展。但有识之士指出,虽然数字技术促进了碎片化阅读的发展,但阅读的深浅并不应该以阅读媒介划分,对纸质书籍的快速浏览也是浅阅读,而对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思考式阅读也是深阅读。

  由浅及深:两种阅读方式并非“鱼与熊掌”

  有人说,读书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。可就是这样一道几乎不存在的门槛,对中国偏远山区的孩子们来说,却仿佛一座大山。